首页

关于我们

  • 剧院年报
  • 剧院杂志
  • 赞助募集
  • 我们的团队
  • 招贤纳士

演出/活动日期

点击下面的日期可查询当日的演出信息

订票热线:
8621 64726000

☆上海文化广场概述

      上海市“人民文化广场”筹建于1952年4月,由原逸园跑狗场改建而成,同年12月改称“文化广场”,是上海重要的群众性政治、文化活动中心之一。1969年12月,舞台、会场和部分展览馆毁于大修时发生的火灾,1970年恢复重建。1992年改组为文化广场实业公司。2005年9月文化广场改造工程启动,2011年9月23日,新落成的“上海文化广场”正式对外开放。

     上海文化广场曾在上海人民的社会文化生活中担当重要角色,在传播主流文化、高雅艺术,促进国际交流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纽带作用。重建后的上海文化广场将集现代演出、艺术展示、文化体验于一身,以音乐剧演出为主线、各类时尚经典艺术为辅线,努力孵育并营建音乐剧发展的艺术舞台,引领文化休闲业态,以臻特色鲜明的地标性文化艺术中心。

 

☆文化广场的前世今生

      逸园就是大多数上海人熟悉的文化广场的前身

      2005年,上海的老旧建筑被拆除改建。2010年,一座有1949个座位的的亚洲最大的地下音乐剧剧场已经建成。新文化广场将成为新世纪上海的一个新的文化地标。

      让我们从人们的记忆中去追溯文化广场的前世今生。

 

逸园有座跑狗场,逸园不仅仅跑狗

     跑狗场是法国人创办的,在上海是一个很大的赌场。如今原有的逸园跑狗场,已经几度变迁,文化广场也变身为亚洲最大的音乐剧剧场了。

     近代世界的赌狗业产生于英国,20世纪20年代,它跑到了东方,跑进了被称为冒险家乐园的上海。1928年,一个名叫邵禄的法国商人,在法租界的这个地块上,开办了逸园跑狗场,这就是后来文化广场的前身。

     逸园跑狗场的英文名称是CANIDROME,它的中文谐音是“看你穷”。的确,当时因跑狗赌博而输的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而对跑狗场的老板,那就是“看他富”了。仅在1983年,这个跑狗场的账面利润就达到360万银圆。

     由于人们都习惯性地把逸园叫成跑狗场,后来很多人就以为逸园只是跑狗。其实逸园的名堂很多,它还有旅馆,餐饮,舞厅,球场,露天电影等,是当时上海滩上很有人气的休闲娱乐场所。

     1945年,抗战胜利后,租界收回了,赌狗业在上海被禁了,但逸园并没有萧条和破落,还是歌舞升平。逸园还有一个标准化的足球场,这是上海最早记录足球比赛的珍贵史料。

 

去逸园开会,黄宗英的记忆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了。逸园的历史,也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1949年12月5日,上海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在逸园举行。黄宗英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的就是这次重要会议。陈毅市长致开幕词,他简述了第一届代表会议后四个月的工作。

     解放初期,由于逸园场地大,地处市中心,交通也便利。因此新生的人民政府,把很多群众性的政治集会放在逸园召开。1951年4月29日,在逸园召开了全市万人镇压反革命公判大会。解放初期逸园不仅开大会,还会上演文艺节目。但它是在一个临时性的露天剧场。

 

曾用名:人民文化广场

     五十年代初,当时文化广场虽然没有经过改造,已经成为了上海市当时重要的一个政治集会场所。在解放初期新生的人民政府,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大会场,把人心凝聚起来,发动和引领上海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因此将露天的逸园改造成能遮风挡雨的大型室内活动中心迫在眉睫。1952年4月,经陈毅市长批准,将把逸园改建成文化广场,当时最早的名称是“人民文化广场”。同年11月正式命名为“文化广场”。1954年文化广场建成了能容纳一万五千人的大会场,新建了1000多平方米的全上海最大的舞台。文化广场最显著的特征,一是大,二是简朴,三是多功能。改建后的文化广场,还开辟了7000多平方米的大型展览馆,以及图书馆,阅览室等。尽管在文化广场的正式名称中,原有的“人民”两字被省略了,但是它的群众属性却是明明白白的。当时上海的人口总数600多万。而文化广场每次开会或演出,全上海差不多每四百人中,就会有一人来到文化广场。

 

亲历者的深情回望

     据文化广场退休的工作人员回忆,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除了毛主席以外,其他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都来过文化广场,向上海人民作报告和上海人民见面。

 

从文化广场到人民大会堂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些风靡上海的文化盛事,大多在文化广场举行。1955年,由世界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领衔的苏联莫斯科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团来到上海。人们在文化广场如痴如醉地欣赏到了乌兰诺娃的高超演技。解放初期,一些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文化交流比较多,一出来要演出总归是文化广场,市府大礼堂那时候还算是小的,总工会大礼堂最多也不过坐两千人,文化广场可容纳一万多人了。1964年6月16日陈毅副总理,陪同正在上海访问的坦桑尼亚总统,在文化广场看了演出,大歌舞同样感动了外宾,当年的上海文化局局长孟波,就是这段往事的亲历者和知情者。陈毅副总理看了以后,他说中央也在考虑建国五十周年究竟搞什么节目。1964年7月13日晚,访问缅甸刚刚回到上海的周总理与陈毅一起观看了上海文艺工作者演出的大歌舞,演出结束后,周总理和陈毅连夜召集上海文化局孟波等领导,酝酿赶在国庆之际,在北京也上演一部类似的大型歌舞作品。艺术地反映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程。在《党的文献》中登载了,1965年1月8日,周总理在《东方红》导演团座谈会上的讲话,周总理说“大歌舞的上演比较仓促,它是受了朝鲜的大歌舞的影响,在上海的大歌舞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的加工,我们饮水要思源,不能忘记朝鲜,上海的大歌舞是先导“。文化广场场地很大,柱子不少,坐在柱子背后或场子后排的观众看不见或看不清舞台上的演出,但是人们还是如潮水般地涌入文化广场,把观看演出作为自己盛大的节日。

 

冬天里的一把大火

     1969年12月19日,位于上海市中心西南片的,文化广场突然着火了。这是当年震惊上海的特大火灾,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记得这场大火,而当年居住在文化广场附近的居民,是这场火灾的目击者的见证人。那时正是文革年代,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非常年代里,全社会都绷紧了神经。是否是阶级敌人的防火破坏,因为文化广场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建筑。从1966年起作为上海著名的政治集会场所,文化广场成为上海政治风暴的漩涡中心。那时的文化广场一度被改名为“文化革命广场”。当年对上海人来说,文化广场的火灾是天大的事,对火场周围的老百姓来说,火光就是命令救火不用动员。当年文化广场火灾的消息是被封锁的。但是肯定不是那些在扑灭大火中光荣献身的烈士都少有见报。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文化广场着火主要是房修队,不应该用冲灯的用了冲灯,打气打的太足了,或有往外冒手拿不住,就想把冲灯扔到外面去,结果扔到了芦苇层的隔层里面,于是就烧起来了。文化广场被冬天里的一把大火烧毁了,但是文化广场并没有从此消失。1970年的春天,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亲笔批示,重建文化广场。

 

不用柱子托起上海最大的屋顶

     在文革岁月中,上海的科技人员和建筑工人,凭借重建的机会想方设法,去追赶建筑科技的世界先进水平。很希望创造一个国内也很特别的,功能比较先进的建筑。提出换一种新的结构形式,中间的柱子全不要把它放到两边去,变成一个大空间,后来定下了顶棚用双向网架结构,就是六根管子接在一个接头上,就用钢球和管子焊接起来。它这个工程特点一个是全部焊接,超声波检验,超声波探伤。当时有五千多平方米,网架整体吊装,吊在高空,然后平移放在两边的柱子上面。当时这种施工技术,也是上海工人的一种创新。当时我们国家大型设备没有,好像史无前例,而且要求二十只吊点,速度要同步的,所以当时还是用计算机来控制的。经过83个日日夜夜的奋战,1970年10月,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文化广场建成了,和老的建筑相比,重建的文化广场中间,不用一根落地立柱照样擎起了上海最大的屋顶。观众座位从15000个,压缩要了12000多个。原先文化广场的两边都是漏空的,重建后成了全封闭式的建筑,从1971年起,没有了柱子的文化广场,从原先政治集会为主的大会场,慢慢地向以文艺演出,为主的大剧场转身。

 

“卖花姑娘”让文化广场哭声一片

     1973年5月,朝鲜平壤歌剧院,首次来到上海,在新建的文化广场演出了大型歌剧《卖花姑娘》,当年只能翻来覆去看几个样板戏而对文艺很饥渴的上海民众,像潮水般地涌入文化广场。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听到唱《卖花姑娘》这个歌曲。20世纪70年代的后期,中国发生了两件决定国家命运的大事件,一是四人帮的被粉碎,文革结束了,二是改革开放的兴起。

     1977年11月24日,上海教育界的干部和师生代表,一万两千多人在文化广场举行大会,揭批四人帮的罪行。

 

文化广场曾成为上海最大的电影院

     从1976年起,为满足广大观众对电影的需求,文化广场的大舞台上,支起了上海最大的银幕,而放映的是比一般电影院早的特供片。当时放的是,罗马尼亚电影刚进来的《斯特凡大公》宽银幕,场面比较宏观,要张票子真是一票难求。像是南斯拉夫的《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后来就是日本电影进来了,《望乡》,《追捕》,像英国的《海浪》,《39级台阶》,这些片子当时还是比较轰动的。前苏联的《攻克柏林》,《伟大的公民》,《列宁在1918》,《列宁在1919》这几个电影影响都是很深的。《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尼罗河上的惨案》,《冷酷的心》,《叶塞尼亚》,这些都是当时属于生活情趣重一点的。文化大革命结束,大量的电音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允许放的被大量的放映。

 

文化广场的文艺春潮

     查阅文化广场的编年史,可以发现在那个时期,文化广场有社会影响力的文艺演出大大超过了政治集会,文艺的春潮首先翻腾在文化广场的大舞台上。文革中被禁的剧目开禁演出,文革中被赶下舞台的著名演员们,终于登上文化广场的舞台,他们得到了人生的尊严,艺术生命再次开始绽放。此后国内外诸多文艺团体,也纷纷来到文化广场登台演出。一段时间内文化广场成为上海的大舞台,但是到了1988年,复建吼的文化广场由于设施滞后没有空调,全年只举办了一次文艺演出。美国杨伯翰大学歌舞团成了老文化广场的告别演出。文化广场文艺舞台的大幕落下以后,却阴差阳错地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历史性舞台。

 

没有工商执照的证券市场

     1992年的夏天已经冷落的文化广场突然热闹了起来,人们涌向文化广场不是来看演出的,而是来炒股的,此时的文化广场,成为了上海临时的也是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当时的证券经营网点只有5,6家,大量的外地股票到上海上市,这个交易的管道就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当时上海交易所就找到上海像文化广场那样能容纳大量投资者进行交易的这么一个场所。当时的时候把文化广场的椅子全部拆光,拆光以后拿了很多铁栅栏,全国各地几十家金融机构画地为牢,投资者进来以后就在这个地方进行股票交易。放在现在这个比较规范的市场来看,这是不可思议的,的少年时我们的历史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上海最大的花市

     当年上演的《卖花姑娘》和后来建成的上海最大的卖花市场,成为了一大巧合。1997年精文花市开进了文化广场。这个花市最后做的那么成功,不但是上海而且在全国,甚至是世界上都是小有名气的。文化广场的不断转型,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物质生活富裕起来的上海人,对精神生活有了更多的向往和诉求。花市尽管兴旺,但文化广场还是期盼着它的下一次华丽转身,这也正是建设文化大都市的上海的期盼。

 

亚洲最大的音乐剧剧场

     2005年10月,“精文花市”关闭了,市场里的300多家花铺全体搬迁,上海文化广场里的老旧建筑被拆除改建,上海市政府决定整体改造文化广场,确定了“文绿结合,以绿为主”的文化剧场建设蓝图。如今经过4年的奋战,整个工程胜利竣工,文化广场总指挥,乐胜利也苦尽甘来乐在其中。大堂上面只有七千多平方米,而下面有五万多平方米。把文化广场交给人民,来享受我们的大文化,大的历史背景下的我们的重新的文化的场所。所以它的定位既是高雅的艺术,又是能够体现我们人民文化的需求的。文化广场的新址上将建成亚洲最大的地下音乐剧剧场,整座音乐剧场建筑面积为6.5万平方米,其中5.7万平方米建在地下,最深处达到26米,拥有座位1949个。文化广场总指挥,乐胜利:“我们的建造虽然是以地下音乐剧的剧场为主体的,但是我们也是把整个场地,有绿化的内容,有室外演出的内容作为公共文化的内容。以后后舞台有一个2000平方米的大舞台,供老百姓来观赏自己的文化的演出。我们的正门在复兴路,前面有一个很漂亮的喷水池,然后是120米的金光大道,这个大道使老百姓能够款款而入,进入这个艺术殿堂进入文化广场,来享受文化广场整个周围的绿化的资源和文化的氛围。”

     曾经的文化广场,是一个群众开大会的看演出的场地,而新的文化广场将成为文化大都市里的一个市民文化中心,成为新世纪上海的一个新的文化地标!